水青日月。

所爱即所思。

二月惊蛰遗事

尝闭关三载,居卧寒室而静心,日有所思,夜有所想。每念及观音庙雨夜,愧於当日一剑,斩金兰之义,亦断昔时过往。是夜,横榻不能寐,辗转反侧,心中翳翳而彷徨。

被袍拢袖推门而出,通幽曲径九转之长。雾霭萦绕,视甚模糊,应鸟雀啁啾而回响。庭院古树葳蕤,草木蓊郁,百花斗艳,姿色万千。独缺一牡丹,势压众蕊,尽端庄奢华之芬芳。取瑶琴而置案上,搁玉箫其旁。试奏问灵一曲,感天地之昏茫。

不想又遇故人,戴软纱罗乌,衣金星雪浪。人不语而笑面迎,绕至身侧,执余手於琴上。泠泠在耳,弦弦悲怨,声声而怅。方觉同奏一曲,细听乃俱答适所问之。

一问曰,行歧因何。
答,尝愿母安,承颜候色,皆弃皆鄙。

再问曰,弑兄因何。
答,自诩磊落,忌我贱我,道不同矣。

三问曰,独去因何。
答,但仰一人,光彩熠熠,不敢同齐。

欲拨琴问其四,忽起大风,席天卷地,扫落叶飞扬。风卷云雾以散,惹清潭而泛涟漪,碎一池之星芒。可辨眼前物,忽又风而覆余琴,碎地有声,起身拾之,断弦割指以伤。举目见故人,故人但笑,遂若镜像消於远方。伸臂欲挽之,前而空,惟月洒之如霜。

梦醒,惊坐起。慌忙抢门出,不顾衣乱。走至夜中,大呼一人名,全然不思雅正。

取琴奏曲,神态似狂。衣袂纷起,遥看遐苍。寒鸦栖枝,和之琴音,啼叫哀凉。凄凄在耳,凝神不觉,泪湿眼眶。

然天地之浩荡,无魂魄兮来应。
再逢唯入梦,不欲复然矣。

何归?





书与阿瑶。
蓝涣。

评论(1)

热度(87)